星期日, 12月 10, 2006

再說那個阿福螺

我說呀

一個連自己美醜(外在形象)都不管的女人還有什麼事幹不出來?因為啥都不在乎了咩~看他把交通部管的2266還能當市長49%的庶民真是夠了用小腦投票來著~純粹反射動作想都沒多想兩下。

正如一個男人不在關心起不起、硬不硬的道理是一樣的;比方說小安子-安德海沒得關心起不起的問題就只好胡搞囉!王程恩那個閹子沒硬不硬的問題只好瞎搞陪崇貞那無知小兒上吊~隋小扁雖然整副LP都在沒處發揮(除非跟他們家阿銘一起研究啦)只好惡整扁皇子民--這我應該不用d多說了唄#@!$!!

所以呀結論就是當最應該最容易在乎的事情被表現得無所謂得時候~這種人得當心留意死豬不怕開水燙

啥事幹不出來

還記得我大清朝莊妃招安洪承籌的事嗎!一個在乎自己儀態的人不但不會尋死明志反而會成就功名啊~~吾皇萬算萬萬歲英明的緊。

1 則留言:

諸葛寧寧 提到...

我就比阿福螺好一點
畢竟我要來染髮了